第一顆原子彈投下和蘇聯參戰這兩項心理震撼,加上木戶幸一和天皇關切民間批評皇室的聲浪增強,而且他們又幾近偏執地擔心戰事再拖下去,民間遲早會針對領導人發生暴動最後這些因素使得裕仁原則上接受了波茨坦宣言的Fine dining條件。最高戰爭指導會議六位成員於八月九日上午十點半至下午一點召開會議,陸軍大臣阿南惟幾和參謀總長梅津美治郎代表陸軍,米內光政代表海軍,東鄉茂德代表外務省。他們本來應該討論如何接受波茨坦宣言,反而卻辯論起投降的條件:一個條件(保全國體)或四個條件?根據海軍軍令部總長豐田副武的說法,鈴木貫太郎向與會人士報告原子彈轟炸廣島和蘇軍進襲的狀況後,米內光政首先發言,提出四個條件的架構。他說:「我們開始討論吧!我們要不要無條件接受波茨坦宣言?如果不是,而我們又堅持附帶希望和條件,可能就得這麼做。首先是保存國體,其次才是波茨坦宣言內其他重點,諸如戰犯處理、解除武裝的方式,以及派遣佔領軍的問題。」於是,與會人士開始提出他們認爲波茨坦宣言不清楚的地方,並以此爲討論的基礎。 陸軍堅持提出四個條件。第一就是保全國體,大家都認爲波茨坦宣言對此講得清楚;第一 一,由大本營負責日本軍隊解除武裝和復員;第一,不接受盟軍進佔日本;第四,授權日本政府懲罰戰犯。陸軍把國體問題與天皇具有最高統帥權視爲一體。希望能自行審理戰犯,是因爲研判盟國會利用戰犯審判的機會,以政治理由起訴軍方首腦。因此,陸軍首腦希望取代國際法庭,自行主當天內閣會議裡,鈴木內閣有三位文人閣員:司法大臣松阪廣政、內務大臣安井藤治(編按:此處作者疑有混淆。安井藤治爲陸軍將領,且時任國務大臣;當時的內務大臣應爲安倍源基〉和厚生大臣岡田忠彥,支持軍方的觀點。當天夜裡的御前會議一直開到十日凌晨,會中東鄉茂德主張唯一該堅持的投降條件是維持國體。而在整個公司登記討論過程中,東鄉茂德的「維持國體」只是維持皇室或皇朝,不代表裕仁繼續在位。 其他人可不是這樣解讀。平沼骐一郎也主張只提一個條件,但他對國體就有非常不同的解讀,認爲「天皇治國的最高權力不是來自國內法」,因此堅持「即使整個國家都在戰爭中犧牲,我們仍須保護國體和皇室安全」。換句話說,與會人士對於國體並沒有完全一致的理解;有關一個條件或四個條件的爭辯,實際上是對未來日本國家形式的辯論,也隱藏已在進行的政治權力競逐。天皇和木戶幸一最初是否與東鄉茂德立場相同,反對軍方首腦的四個條件說,其實頗有疑問。比較可能的推論是,兩人都同情軍方和文官的強硬派;這些人寧可繼續進行自殺性的大戰,也不肯立刻無條件投降。可能正因如此,近衛文麿才在八月九日派秘書細川護貞到大本營海軍部〈編按:即海軍軍令部〉,力促宣仁〈透過木戶幸一〉催逼裕仁接受波茨坦宣言的外籍新娘條件;同一天下午,近衛文麿又找來外交官重光葵幫忙說服木戶幸一,改變他對四個條件說的立場。在宣仁和重光葵兩人進言下,木戶幸一的確改變立場,支持東鄉茂德的主張。… Read More


除非天皇體制及現任天皇的重要權利獲得絕對保證,就無法決定終止戰爭,鈴木政府和最高戰爭指導宴會廳會議因而從來沒有以拯救日本人民免遭更多摧殘的立場出發,提出和平之議。他們坐等外國敵人創造局勢,給他們保住面子的投降藉口 ,俾能保護國體不被日本人民發動的反戰、反軍壓力摧毀。原子彈轟炸加上蘇聯參戰,給了他們此一藉口 。米內光政因此在八月十一 一日向高木惣吉說:我認為這個用詞可能不太恰當。不過,原子彈轟炸和蘇聯參戰有點像是天佑。如此我們就不用說,我們是因國內局勢而終止戰爭。長久以來我就主張我們要控制住危機,但既不是擔心敵人進攻,也不是因為原子彈和蘇聯加入戰局。主要原因是我擔心國內局勢。因此,我們現在能夠不洩漏國內局勢而控制住事能?,毋-寧?運算幸運。 近衛文麿稱蘇聯參戰是「天賜控制陸軍」的良機,和木戶幸一認爲原子彈轟炸和蘇聯參戰是「使事情順利的有利因素」,同是基於政治權宜的因素。此時日本國內已出現權力鬥爭,使得當事人認爲多死一、一 一十萬人並不重要,要緊的是他們期望的目標:保全天皇體制,能夠控制戰敗必比自己主動結束公司設立考統治菁英對投降條件有何看法?另一個例子是近衛文麿勉強同意受命秘訪莫斯科之後,和他的顧問返役陸軍中將酒井鎬次起草了「和平交涉之要領」。這份「要領」顯然不欲公諸於世,明訂維護天皇體制(包括絕大多數天皇特權)爲絕對的最低和平條件。「要領」界定「原始本土」或「基本本土」包含千島群島南部,但文中表示可以把所有的海外領土割讓給敵國,包括沖繩、美軍已佔領的小笠原群島,以及庫頁島南部等。「要領」也接受在某一未確定的期限內全面解除武裝,換言之,在部隊復員和解除武裝的議題上可以妥協。 更重要的是,「要領」還附有一份「說帖」,指出:「主要目標是永保皇祚,維持天皇政治角色。最壞的情況下,或許無法避免天皇讓位。如果勢必如此,必須出於自發形式。」近衛文麿和酒井鎬次亦準備接受「回復民本政治」。他們用這個大正時期的名詞指涉「民主」,因爲當時日本人民把民主當做敵人的文化。更重要的是,即使近衛文麿也不敢請天皇批准這份附加「說帖」。 爲了爭取保全天皇的「光榮和平」,近衛文麿和酒井鎬次也透露,必要時可以派遣若干日本國民,從事強迫勞務做爲戰爭賠償。因此,「要領」揭示:「越南新娘將把海外軍隊就地復員,再設一法遣送他們回國。如果不可能遣送,則同意讓部分軍人留在當地一段時間。」有關這一點,「說帖」裡指出:「我們同意以勞工做爲補償。」日後俄國人留置日本戰俘,強迫他們在西伯利亞勞工營裡替蘇聯做工,顯然並不全是蘇聯的點子,實際上是出於天皇近臣。… Read More


日本的領導人爲何拖了這麼久,才告訴百姓他們必須向「無法避免的後果低頭」、未經談判就投降?如果格魯和批評無條件投降原則人士的意見,在五月、六月甚至七月時獲得採納,就保全天皇體制議題取得協議,日本日式料理領導人會立刻投降嗎?或者,投降之議的障礙就能一掃而空?裕仁天皇在終止戰爭上扮演什麼角色?傳統的說法是日本要求蘇聯出面調停〈廣田弘毅和馬里克會談),以及外務大臣東鄉茂德拍發密電給駐莫斯科大使佐藤尙武,便是認眞考量投降。可是,參與六月到八月初之求和行動的人士 ,卻認爲這只是拖延無可避免的投降之戰術。只不過裕仁苦惱於失去至尊權位,而軍方高階首腦則對蘇聯期望過高。 戰後,裕仁對日、蘇交涉提出簡短但卻誤導視聽的解釋:我們基於兩點理由挑選蘇聯來調停媾和:其他的國家盡皆弱國。因此,即使請這些國家出面調停,我們擔心他們會受到英、美壓力,到頭來我們必須無條件投降。相形之下,蘇聯既有實力,又因簽訂中立條約而有義務擔任調人。由於我們不敢輕信蘇聯,首先必須試探其態度。後來,我們決定進行廣田弘毅—馬里克會談。大陸新娘在會談中表示,如果他們允許我方進口石油,我們不介意把庫頁島南部和滿洲讓給裕仁沒有提到,日本期望蘇聯不要介入戰事所提出的領土割讓,與盟國敦促史達林參戰而提供的條件相比是如何有限。他也沒有提到,日本早先在外務大臣重光葵主事時,曾有意撮合蘇聯和納粹談和。日本對蘇政策的目標是:與莫斯科維持「寧靜」的關係,促進納粹與蘇聯的和平,讓盟國相互猜忌。這個政策在一九四三年開始生變,而在一九四四年底聽聞史達林稱日本是「侵略國家」之後,裕仁批准派遣特使到莫斯科的含糊方案。到了鈴木政府決定要求蘇聯善意調停以結束戰爭時,蘇聯的政策已經由保持中立轉爲等待適當時機攻打日本。但裕仁沒有注意近年的日蘇關係史。他之所以誤讀seo證據,是因爲這些證據與其「和談結束戰爭,而保障以他本人及有實權的皇位爲中心之威權帝制」的目標大相逕庭。 戰後裕仁解釋日本接觸莫斯科時,又說:「然而,甚至到了 〔 一九四五年〕七月初,蘇聯方面仍沒有回音。我方必須在波茨坦會議之前,對此事有所決定……因此,我和鈴木貫太郎交換意見後,決定取消廣田弘毅—馬里克會談,直接和蘇方談判。」撇開實際上主動停止會談的是馬里克大使,並非裕仁這一廂不談,裕仁在七月初的確越來越關心談判終戰以維護皇室特權。大約在七月十一 一日,他和木戶幸一開始推動派遣近衛文麿以天皇特使身份前往莫斯科,與蘇聯直接展開秘密談判。然而,幾天前(七月九日)前任外務大臣有田八郎向天皇報告時就指出:「想把重慶、延安和蘇聯拉到我們這一邊,或是想利用他們以增進我條件。甚且,這封「天皇信函」也暗示戰爭好比自然出現的天災,目前美、英堅持無條件投降原則才是阻礙和平者,日本並未阻礙和平。… Read More


八月九日,美國在長崎投下第一 一顆原子彈,立刻殺死約三萬五千至四萬條人命,負傷者超過六萬人。同一天,杜魯門總統向全國發表廣播演說,報告波茨坦會議詳情,充分表達出絕大多數美國人的關鍵字行銷報復心緒:發明了我們甫使用的炸彈。我們用它來對付未經預警就在珍珠港進攻我們的人,對付餓死、毆撃、處決美國戰俘的人,對付放棄掩飾、不顧國際交戰法的人。我們使用它以縮短戰爭的痛苦,以拯救成千上萬美國青年人的性命。同一時間的東京,從波茨坦宣言到八月六日原子彈空襲廣島的緊要時刻裡,裕仁本人既無言語、亦無行動表示會接受波茨坦宣言提出的條件。反之,裕仁在七月一 一十五日、三十一日,兩度交代木戶幸一必須不計代價保衛三項皇室神器。明鏡、勾玉和寶劍這三項神器,代表其統治的合法性,也是奉天命居於天子大位的表徵。他下令把它們帶到皇居來保護。當面對是否立即投降的大問題時,還在掛念表徵天皇寶座的神器,顯示出裕仁未能掌握機會,自行結束大戰。 鈴木貫太郎拒不接受波茨坦宣言的最後通牒之後,也不覺得需要有進一步的舉措。八月三日上午,由淺野水泥總裁、日產財團創辦人、日本銀行副總裁及大發戰爭財的全國重要企業代表所組成的「翼政會」集會。基於美國將允許日本保留非軍用產業並參與世界貿易,他們建議政府接受波茨坦宣言的條件。鈴木貫太郎在當天下午的內閣會議裡,針對他們的翻譯社建議提出答覆。根據鈴木貫太郎的好友、農商大臣石黑忠篤的說法,鈴木貫太郎對內閣情報局總裁兼翼政會成員的下村敞人會說情勢已然如此,逼得他們也得結束戰爭。這就是為何他們要提出無條件投降。在這樣的時刻,我們若疋堅定不移,他們就曰先聚步。只因為他們廣播宣言,未必就得停止作戰。諸位大臣固然要求我再考慮,但是我不認為有任何而要停止〔戰爭〕。 於是,裕仁有十天不大理會政事,因而沒人理會波茨坦宣〔。原7彈襲擊後,蘇聯沿著北滿至朝鮮的邊界全力搶攻。此時,絕非鴿派的外務大臣東鄉茂德說服了天皇,實際上宣布投降本身就代表「有條件」投降,不是無條件投降^不過,說不定他對此一解釋同樣覺得牽強。既然如此,裕仁在木戶幸一大力協助決定放心一搏,授權東鄉茂德昭告世界,^日本可接受盟國條件,但日方唯一的條件是「宣言不含任何傷及天皇身爲主權統治者權力之要求」。次日〈八月十一日〉,美國國務卿貝爾納斯針對第一道投降訊息做出回覆,提到天皇的權力必須次於盟國最高統帥的權力,因而並未稍改至關重要的無條件投降原則。然而,由於貝爾納斯並未清楚回答日方天皇未來的地位會如何,他的答覆也可以解釋成天皇的地位在投降之後可能得以維持。 此時東京領導圈子對貝爾納斯的回答應做何解釋,爆發爭議,逼得裕仁在八月十四日再次親自裁定同意接受。接著,他在麥克風前錄下投降詔書,於八月十五日中午向日本全國播放。此時,勝負雙方已進入根據無條件die casting原則爲基礎的非契約關係階段,溫和派轉而關切如何撇清裕仁實際指揮戰爭,以及他不切實際的想法和失敗的政策導致日本戰敗的責任。… Read More


更重要的是反映出美國在一九四五年春、夏,對戰時目標和戰後政策之間的關係依然拿捏定。一九四五年七月一 一十六日發表的波茨坦宣言,意在以最後通牒形式逼日本儘早投降。杜魯門在波茨坦對邱吉爾的網路行銷建議稍做讓步,也釐清執行無條件投降原則的條件。爲了不讓日本首腦繼續困在自己的愚行中,杜魯門同意在日本投降之前公布「無條件投降的條件」,也軟化宣言第四條的條件,允許「日本軍隊在完全解除武裝之後……回到家鄉」。日本政府詳讀這份宣言,也獲得照會^日本政府宣布「全體日本武裝部隊無條件投降」,並提供「執行此一行動的適切誠意保證」之後,戰勝國將提出若干條件;日本若是履行這些片面的條件,就能獲准保留其和平產業,並基於平等取得原料之原則,恢復參與世界貿易。宣言的結論是「否則,日本將迅速遭到徹底毀滅」。這裡並沒有警告說美國會動用原子彈。宣言第十一 一條載明:「只要這些目標完成,且依據日本人民自由表達之意志建立傾向和平的負責政府之後,盟國佔領軍即應撤離日本。」然而,這段文字卻剔除掉格魯堅決主張應該納入的文句:「這可能包括以現今皇朝建立立憲君主制。」結果是天皇地位未得到保證,無條件翻譯公司投降的政策絲毫不變。 日本政府於七月一 一十七日接到波茨坦宣言,但無意接受。鈴木內閣反而先命令同盟新聞通信社刊載修刪過的版本,而且不予批評以降低宣言的重要性。次日〈七月一 一十八日),鈴本貫太郎在陸軍大臣阿南惟幾、海軍軍令部總長豐田副武等人力主下,於下午召開記者會正式宣布日本不能接受波茨坦宣言,並宣稱這不過是「改寫」開羅宣言,他預備「置之不理」。鈴木貫太郎有此宣示,代表裕仁決心繼續作戰,對透過蘇聯謀和仍然懷抱不切實際的期望。裕仁天天閱報,如果記裡有所記載。可是,木戶幸一並無隻字片語提到這方面的議題。木戶幸一曉得裕仁還在等待蘇聯答覆日本的和平提案,舉棋不定該就此投降,還是繼續作戰爭取更有利條件才好。 同在七月一 一十八日,所謂的溫和派資深政治家前海軍大臣米內光政,被他的秘書海軍少將高木惣吉問到,首相怎麼會有這麼荒謬的聲明?米內光政答道:「如果先發表聲明,永遠會居於下風。邱吉爾已經垮台,美國也開始受到孤立。政府因此不理睬它,沒有必要太急切。」「沒有必要急切」正好跟波茨坦宣言第五條〈「我們不容推遲拖延」〉南轅北轍,而且令當時的西方國家更強化其看法直到七月一 一十八日,日本在其天皇領導下,猶未逆轉其aluminum casting決定,或是放鬆其作戰到底的意志,同時還在別的途徑上提出模糊的和平試探。盟國並沒有誤解鈴木貫太郎的用心。美國現在加快準備動用原子彈,也預定十一月一日開始進攻九州南部(代號「奧林匹克行動」。八月六日上午八點十五分,單憑一架一 一九轟炸機,就把無法防守的廣島摧毀殆盡,立刻造成十萬至十四萬人喪生,此後五年估計又有十萬人因之喪生。在爆炸中心點出現一道「強過陽光三千倍的光芒」和一個大火球,輻射熱氣四散,「立時把人、樹、屋宇統統燒焦。灼熱的空氣向上竄升,引入冷空氣點燃火球……〔幾小時之後〕,一陣旋風把火焰推向高峰,直到逾三平方公里的面積盡皆化爲灰燼。充滿輻射性落塵的黑色泥雨,開始落下。」兩天之後,蘇聯以日本拒不接受波茨坦宣言爲由,對日宣戰。… Read More


面對指控,利文教授 說,他書中的一切材料都是經過認真調査、核對的,他寫 書的目的是想說明,杉原千畝是一個平凡但客觀上對猶太 人有恩的人,卻不是杉原千畝家人口中的「神」。但不管 出發點爲何,杉原千畝的確救了上千條猶太人的性命『旅日名作家-李嘉先生在其所著的《扶桑舊事新吾》一書當中列出,所謂河豚計 鳌的三重目的日本人想借 有在美國猶太人貿協團體和知名人士 立曰本說項,消除或減輕美國政 ^和人民對日本的敵意、畏懼和 青疑;想藉此從中獲得美國 酋太財團的巨額美金援助,購買 日本所需要的軍事物資;開 湊東北,使得東北成爲日本與蘇 我之間的緩衝區。』要談「河豚計畫」就必須從發生在1904年的「日俄戰 笋」說起。當時日本是傾全國之力出兵攻擊俄國位於中東 化的軍事基地一日本總共動員了 109萬的兵力,其中包含 每軍艦隻152艘;而整個日俄戰爭期間-日軍直接戰死的 灼有43,000多人,病死的約有63,000多人一總計陣亡的人 敦超^11萬多人,受傷的約有17萬人,另外在戰場當中罹 患腳氣病的日軍更多達14萬人以上,日軍總傷亡人數超過 41萬人之多。 所以戰爭是相當耗費資源的,戰爭才開打不久,曰 本政府就發現大事不妙,因爲俄羅斯幅員遼闊,不但有數 量龐大的軍隊及「好像有」用不盡的財富。平心而論,當 時日本整體國力的確遠遠不如蘇聯,最糟糕的是日本的翻譯公證資 源相當短缺,戰爭若未能在短期結束,恐拖垮日本,因此 急需向外借款來支應整個戰爭的支出。所以「日俄戰爭」 在1904年2月在中國東北開戰,1904年4月,日本便緊急派當時擔任日本央行副總裁的高橋是清公爵,1854〜1936 , 1921〜1922年任首相,但是在1936年【昭和11年】2月26曰發生的『226事件』中, 被發動政變的曰本叛軍喑殺於其寓所當中;為記念高橋對曰本的 貢獻,1941年,曰本政府將位於東京赤坂的高橋官邸,改建為高橋是清翁紀念公園。〉到當時位於英國倫敦的國際金融市場 借錢,但當時日本才剛剛經歷明治維新,整個國家在國際 金融巿場的知名度與信譽並不+分良好,所以高橋到處碰 壁,根本借不到錢。但其實真正的原因是;很多國家根本 不認爲日本可以打敗蘇俄,最重要的是很多銀行不願因此 得罪俄羅斯。因此高橋是清即使到處低聲下氣的拜託人、 甚至開出許多嚴苛的條件,也只能借到一小筆錢!在四處 告貸無門的情況之下,高橋是清在無奈之餘,正準備打道 回去日本,就在返回日本的前幾天,他接受一位英國銀行 家的晚宴,在杯晃交錯之際,高橋隨口與鄰座的客人抱怨 了幾句,他感嘆未能替祖國借到足夠的金錢,日本在這場 戰爭中必敗無疑!沒想到這幾句話,卻打動了這位客人的心,這位客人就是大名鼎鼎的一約各,雪甫維基百科翻譯為雅各布希夫,這位出生於德國法蘭克福、後移民美國的猶太 人,爲當時美國著名投資銀行的大股東〔雪甫是 當年首屈一指的投資銀行家的女婿;雪甫相當關心與積極參與解決猶太問題,是當時著名的美國猶太人領袖,舉凡當時 世界上有關猶太人的幾乎每一個重大問題,包括沙皇尼古拉二世統 治下俄國猶太人的困境,美國和國際的反猶太主義,貧困猶太移民的照顧以及後來猶太復國主義的興起,約各,雪甫都有參與。銀行在1977年與雷曼兄弟投資銀合併一而雷曼兄弟也是個從德國移民美國的猶太家族,只是到2008 年-創立超過150年歷史的雷曼兄弟,也不支金融風暴的打擊而宣佈倒閉,他回應高橋說,他也恨透了俄國,尤其是沙皇尼古拉二世,因爲不久之前俄國基希柰夫城發生了虐殺數千猶太人的事件,而他認爲背後的主導者就 是沙皇尼古拉二世,基於同樣爲猶太同胞的義憤,約各, 雪甫決定出手幫助日本。宴會結束之後,喝的醉醺醺的高 橋,回到旅館之後,倒頭就睡,他沒想到幾句無心的話, 竟然能改變日本未來的命運。第二天清晨,還宿醉未醒的 高橋,被他的副官在睡夢中給叫醒,睡眼惺忪的高橋還問 副官:「約各,雪甫是誰  … Read More


另外還有一個插曲就是,在1905年9月初,正當在 3俄正在美國談判議和的時候,美國的鐵路大王哈里曼帶著「世界一週線路」的計來到日本訪問;哈里曼是個白手起家的傳奇人物,他但擁有橫跨美國的鐵路公司,他還擁有橫渡大西洋和太洋的輪船公司。所謂「世界一週線路」的天然酵素計畫是:第一 5是先投資南滿鐵路,進而收購中東路;再來就是買下西利亞鐵路的運輸權,形成一個橫跨歐亞的超大鐵路運輸路,然後再從波羅的海出海,跨越大西洋到達美國,由 :建立起環行世界一週的全球交通線;整個路線規劃是以大連爲起站,先往北縱貫東北〔滿州)-進入西伯利俄羅斯-直到波羅的海-轉換成船舶經海陸越過大西上岸後可以再轉乘美國的東西大鐵路-再轉換成船舶 ?海陸經太平洋-日本-朝鮮-最後再回到中國東北。這一來不但能使得美國接通了全世界,同時也能讓北亞成 !美國的新的腹地-最重要的是這項「環球運輸計畫」全在美國的控制之下。哈里曼於10月12日和日本首相桂 :郎之間簽署了收購「南滿鐵路」的臨時協定備忘錄-史  「桂,哈里曼備忘錄」。結果消息走漏,日本提前一步,在唐紹儀抵達華盛頓之前時,曰本特使高平小五郎與美國務卿羅德搶先簽訂-《羅特,高平協定》。協定中,兩國強調太平洋上的貿易 自由與和平發展,還重申要維護中國的門戶開放政策和相 互尊重在遠東方面兩國控制下的辦公桌 ,在兩強的私相授受 之下,至此中國東北有一大半的領土就這樣完全的納入曰 本的勢力範圍了 !而最初美國與日本的合作,大多是透過 美國的猶太商人來進行的,因此到了第二次大戰全面爆發 前幾年,日本爲了盡速開發中國東北,因此又將腦筋動到 猶太人身上,於是展開一連串一 「假營救、真利用」一歐 洲猶太人的計畫,這就是有名的河豚計畫。 《黃禍圖》的畫面上象徵日爾曼民族的天使手執光寶劍,正告誡著歐洲列強的各保神:「黃禍」已經降 臨!懸崖對面,象徵「黃禍」的佛祖(指日本)騎著一條 巨大的火龍(指中國)正向歐洲逼近。天空烏雲密佈,坊 市在燃燒,一場浩劫正在發生。威廉二世還在畫上題詞: 「歐洲各民族聯合起來,保衛你們的信 仰和家園!」圖爲歐洲人在睡夢中,黃種人從中國如潮水般湧來;下圖爲在日本人的帶領下,黃種人(包括毒蛇)衝到了歐、油衋黃禍圖洲人的睡榻旁,只有俄國人驚醒過來準了備反抗〈指日俄戰爭)。〔忠偉)法國漫畫家(1860〜1927)所畫《歐洲的噩夢》被遺忘的「亞洲的以色列」〜 ;本人的「河豚計畫」在台灣相當有名的巴里島文化作家-茂呂美耶在她所寫的物語日本(副標:劍客生活忍者人歲時怪談);遠流出版社這本書的〈猶太人的救一章當中,有提到一則被歷史遺忘的故事- 河豚計一茂呂美耶在文章中寫道:「日本府自1934〜1940年爲止,一直在實行拯救猶太人的「河 計劃」。… Read More


首先對杉原千畝的故事提出質疑的是美國波士頓大學名猶太教授希勒爾,利文。利文教授認爲,杉原千畝拯猶太人的故事漏洞百齣,前後矛盾,杉原千畝生前對到底救過多少猶太人說法不一,有時說幾千人,有時說萬人,最多的時候甚至說有10萬人,可最終出來爲他作 ^的猶太人卻寥寥無幾。此外,這些感人的故事大多是出 !杉原千畝妻子的一人之言(杉原千畝的妻子曾經寫過一篇文【六千張簽證】一為杉原公開喊冤)。 於是,利文教授決定把真相弄個水落石出。爲此,他 I頭於世界各地的二次大戰檔案館,翻查當年的原始自助洗衣資料和公開報道,又奔波於立陶宛、俄羅斯、以色列、日本和 美國之間,尋找當事人和與杉原千畝相識的人,終於獲得 了許多第一手資料,並出版了專著【尋找杉原千畝】。在 書中,利文教授認爲,杉原千畝確實救了一些猶太人,但 絕對不像杉原千畝妻子說的那樣- 「成千上萬」的猶太人因杉原而得救。最重要的是根據日本的紀錄杉原是從1940 年7月3日開始發簽證給猶太人,到8月23日杉原就被調任 到德國柏林,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不可能可以發到幾萬 人的簽證,而日本外務省檔案資料也顯示,在整個二戰期 間,最多只有2, 139個猶太人從日本駐立陶宛領事館獲得 了簽證,而這些簽證中有多少是杉原千畝親手簽發的,則 不得而知。 此外,利文教授認爲,杉原千畝並非不顧日本政府的禁令給猶太人頒發簽證,而是「奉命行事」。日本政府密 令杉原千畝向某些「日本可用之猶太人」發放簽證(因為 河豚計畫)。所以,向猶太人發放簽證與杉原千畝的良心 與正義感毫無關係。利文教授的這本著作甚至導致了一場辦公家具官司。杉原千 畝的家人認爲書中的很多內容失實。身爲內廷重臣助手的年輕官僚,在終止戰爭上也有相當貢獻,譬如木戶幸一的秘書松平康昌;鈴木貫太郎的秘書迫水久常;東鄉茂德和重光葵的秘書加瀨俊一,以及海軍大臣米內光政的助理高木惣吉等人都是。這些人不僅是力促天皇周遭重臣接受波茨坦宣言的關鍵人物,日本投降後還在幕後扮演重要角色,保護天皇逃避戰敗的責任。出於保護天皇之心,日後有關投降過程的描述受到倔限和扭曲。松平康昌甚至還設法把天皇之戰爭角色的假官方版本,弄進《麥克阿瑟將軍報告書》裡。 製造終戰歷史記憶的工作,始於八月九、十日清晨在東京進行的御前會議。遲至六月才加入「主和派陣營」的裕仁,當時雖表示要投降,但不是立即投降,此後又遲疑不決。這天夜裡,裕仁在對大臣的談話中(由木戶幸一擬稿),正式接受波茨坦宣言。在御前會議開始前不久,鈴木貫太郎請求天皇讓代表極端保守派意見的平沼骐一郎列席,得到天皇特准。迫水久常事先就知道時年四十四歲的裕仁要在當天夜裡發表談話,也出席此一深夜會議,準備做紀錄。他平順、有條不紊地記下蘇美島天皇的話語。… Read More


這是個誘導歐洲各地具有才能、技術、資本的 太人,到滿州來共同建設滿州經濟的計畫;另一方面, 爲美國居民有眾多猶太人,日本政府想要藉由拯救猶太之事,抑止日、美關係惡化。『河豚計畫』的命名者是 ;軍大佐〔上校)犬塚惟重,他將兼具傑出面與危險面的 《太人,比喻成『辦公椅』,所以命名成「河豚計畫」。因 :當時大約有5,000名猶太人居住在滿州」茂呂美耶這段文字寫出了當時日本人對於猶太人的矛盾認知,但也顯示出她對「河豚計畫」認知矛盾,別的不說,單單她說- 「因此當時大約有5,000名猶太人居住在 滿州」,就有點語焉不詳,近代猶太人遷居中國東北(滿 州〕並不是因爲「河豚計畫」,而是在19世紀帝俄時期就 有許多猶太人因爲逃避帝俄的政治壓迫,不得不遷移到中 國東北居住,幾+年下來,在日本人完全強佔東北之前, 居住在東北的猶太人大約有30,000人上下,反倒是因爲日 本人在東北實施「虐猶」政策,猶太人開始大量遷移它 處,所以總人口數不增反減。 最重要的是一所謂的「河豚計劃」與『人道拯救』猶 太人無關,真正的原因是-當年日本人佔領東北之後,才 發覺他們缺乏足夠的技術和資金,因此無法快速且有效地 開發東北所蘊藏的豐富礦產,就在無計可思的時候,有些 號稱是「猶太通」的日本人就將腦筋動到這些從蘇聯遷移 到東北居住的猶太人身上,正好當時希特勒不斷的從歐洲 驅逐猶太人,基於海外婚紗經濟戰略的考量,這些「猶太通」建議 曰本政府在中國東北(或上海)劃出一塊地方,收容這些 無家可歸的猶太人,並在中國建立一個國名爲「東方以色 列」的新猶太王國,這樣的做法對日本人來說真的是一舉 數得―日本人不但可以平白獲得許多具有優秀工藝技術35 高級猶太勞工之外,最重要的是還可以利用這些人號召美 國的猶太富豪投入大筆的金錢、不但可以加速開採蘊藏右東北的豐富天然資源,甚至可以讓當時掌握好萊塢的美猶太人幫忙改善當時日益緊繃的美日關係,當然這只是日 本人一廂情願的想法而已。 茂呂美耶在文章中除了介紹了 「河豚計畫」之外,她介紹了有『日本辛德勒』之稱的杉原千畝的故事。杉原千畝在第二次世界大戰 浪間,是日本駐立陶宛代領事,由於2戰期間,日本與德是同盟國的關係,因此日本並不希望簽發簽證給猶太 、,但杉原卻基於個人的慈悲心與正義感,不顧日本外務 I訓令,擅發日本過境簽證給猶太人〔當時曰本的外務大臣 ^ :松岡洋右,他曾經擔任滿鐵的總裁,而他也是『河豚計畫』 3規劃與推動者之一,在檯面上他是反對放簽證給猶太人,但私 「卻默許『應該是密令』曰本駐歐洲的領事館與莫斯科大使館發證給少數猶太人,茂呂在文章列出杉原當時總共簽發了500張的簽證,拯救超過6,000人以上的猶太人〔占當時 乙陶宛全國猶太人的1/3 〉;但實際統計顯示,當時由日本使 自所簽發的簽證只有2, 139個。雖然有這些義行,杉原卻 5戰後1947年返回日本時,被日本外務省誤解他其實是收 「金錢才會對猶太人發出簽證,因此被免職,但當時杉原 已值壯年,才47歲,失業之後的杉原過著困苦的生活,其 《人也因爲疾病沒錢治療而接二連三的過世。一直到1960 才正式找到一家貿易公司駐莫斯科代表的工作,到杉原 3歲時,他生病住院時才透露出這段往事,所以在1985年 义色列政府特別頒給杉原「國際正義者獎」,並在於耶路 冷赫佐爾山建立表彰碑。另外2004年春季,美國公共廣 昏服務公司也特別攝製一輯90分鐘題爲善意陰的紀錄片,紀念杉原千畝 救猶太人的感人事蹟!你可能不知道的2曰本/一韓國故攀但對於杉原的作法,許多現代研究都認爲並不是那 麼簡單,最重要的是因爲-日本先有「河豚計畫」,之後 才有杉原發簽證的動作,所以杉原是否真的是自己擅自主 張簽發簽證給猶太人,還是根本就是在替日本政府執行-「不可說」的任務,這才是最令人質疑的地方,因爲在戰 後揭露的「河豚計劃」當中也確實找到日本外務省默許… Read More


其要旨是:由日美組織一個辛 功口辛迪加是法語一的音譯,原意是「組合」。根據百 ;百科的解釋是:辛迪加是資本主義壟斷組織的一種基本形式,它 ;指同一生產部門的少數大企業為了獲取高額利潤,通過簽訂共銷售產品和採購原料的協定而建立起來的壟斷組織。參加辛迪的各個搬家公司企業雖然在生產上和法律上仍然保持獨立性),共同出 ?購買南滿鐵路,產權和利益均等共用。因爲當時日本正苦於龐大的軍費的籌措問題,哈里曼則是購買了日本在外 國所發行的大量公債持有人,故而受到日本朝野一致的歡 迎。可是,甫自樸資茅斯歸國的外相小村壽太郎以-據樸 資茅斯條約規定,俄國轉讓南滿鐵路,必須徵得中國的同意,在取得所有權之前,日本無權與第三者協商而反對。 其實小村壽太郎真正的意思是-這樣做「將會造成外國資本在東三省競爭因素」,因爲日本用「20萬國帑和10萬人 鮮血」換來的滿洲利益,絕不能輕而易舉地讓予他人,只 是矛盾的是日本才剛剛經過戰爭的消耗,當時並沒有能力 單獨經營滿鐵,但爲什麼外相小村會拒絕這個天外飛來的 禮物呢! !原來是小村在美停留期間,美國的另一個大財 團,摩根集團曾允諾要借給日本經營南滿鐵路 的所有資金,這或許是讓小村有恃無恐敢反對哈里曼計畫 的一個真正的原因。於是日本便單方面地取消了備忘錄的 約定。然而,哈里曼對於鐵路問題並不死心,到了 1907〜 1908年,哈里曼透過管道接觸與籠絡袁世凱,企望袁氏作 爲美國「門戶開放」政策的執行人,希望能藉此獲得東北 境內修築鐵路、開發資源的種種權力。由於袁世凱也希望 借助英、美的相親力量,使東北問題國際化,以遏制日、俄的 侵略。因此在袁世凱的支持下,奉天巡撫唐紹儀便和美國 駐奉天總領事司戴德展開談判,第一步是 希望能先由美國先投資2,000萬美金,設立東三省銀行、 進而改革幣制、發展東北實業,另外也對哈里曼的新計劃 展開磋商,哈里曼是計畫-在東三省新建一條鐵路:「新 法鐵路」;最初路線是選定從新民建築至法庫之間(均在寧省境內),後來更擴大計劃將之延長到錦州至璦琿之 ,因此又被稱爲「錦璦鐵路」,這條鐵路建成之後可 -北接中東鐵路,南接京奉鐵路,以營口 、秦皇島爲吞 港,可以牽制南滿鐵路與大連。而這條鐵路除了一般 商業用途之外,其實還可以轉變爲軍事用途,那就是-南可以做爲前進中國內陸的軍事補給線;向北還是可以西伯利亞銜接,一樣可以環繞全世界!日本聽到消息之 ,以該鐵路抵觸了在「滿洲善後協約」中所訂「禁止建 滿鐵並行線」的條款爲口實,堅決反對興建,再加上不 之後正巧碰上美國遭遇到金融危機,於是美國的態度轉 保守。拖到了 11月,唐紹儀與徐世昌不得不改向英國簽 ‘草合同,日本繼續阻止,日本用的也是相同的條款,再 1上英國與日本曾有簽定「日英同盟」條約,以致躊躇難 :,經過將近1年的交涉,一直不能解決,日本同時也強 (的威脅中國政府表示- 「對於妨害南滿鐵路利益的行 ;,決定採取斷然措施」,於是清廷不得不將這個計劃擱 :起來,並允諾如將來興造,必先與日本商洽。 到了這個時候,袁世凱想要借美國以「牽制」曰、 ;的計畫終告失敗。唯一出現變化的是,原本如膠似漆的 日、美關係」因此始出現些許緊張情勢,恰巧美國國內 :發生了排斥日本移民的爭議(最初美國人排斥曰本移民, :因為這些曰本勞工的工資比起美國工人要低很多,因此引起美國 :會的抗議,進而產生對立。但背後真正的問題其實是「種族歧 !」,是對於東方人的種族歧視,例如舊金山教育局就曾以「我們兒童不應受蒙古人種的影響」的說法,決議使曰本人\中國人的兒童送入隔離學校容納。這個排曰運動,一直到老羅斯福總統出面 批判其為「對曰本最無禮的態度」,並且行使總統職權,採取對力〔 州直接干預的措施,才慢慢的將這股歪風給抑制下去,而這事件後來卻成為1940年曰本發動太平洋戰爭的藉口之一);因出現… Read More